呂文博

沙特是中國的兄弟國家,中沙兩國人民友好交往源遠流長。 2100多年前,西漢張騫出使西域,開辟了一條橫貫東西、連接歐亞非的貿易交通通道——古絲綢之路。這條古代東西方交流的主要通道推動了中華文明和伊斯蘭文明的交流互鑒,促進了彼此的繁榮昌盛。

古絲綢之路也將中沙兩國聯系在了一起。直至明代,中國穆斯林航海家鄭和遠航吉達、麥加、麥地那等地,經由海路串起了商貿與文明,為沿路各國的交流、發展和融合做出了重大貢獻(見下圖)。

Slide1 (1)

中沙間貿易往來始于1968年。盡管彼時貿易額不到2萬美元,中沙貿易聯系卻從未中斷,至1990年中沙正式建交,雙邊貿易額增長至3億美元(見下圖)。而到2008年中沙建立戰略友好關系,貿易額突破了400億美元。在去年2016年,中沙關系更上一層樓,建立了全面戰略貿易伙伴關系。

Slide2 (1)

沙特連續多年是中國在西亞地區最大的貿易伙伴和全球第二大原油供應國,中國也是沙特最重要的原油出口市場和最大的貿易伙伴,對沙出口和進口均居世界首位。2015年,中沙雙邊貿易額比建交時增長170多倍,達到517億美元。如今,中國每進口6桶原油就有1桶來自沙特,沙特出口每收入7里亞爾就有1里亞爾來自中國。貿易之外,沙特還是中國重要的海外工程承包市場。中國鐵建在圣城麥加鋪設的輕軌項目為來自全球的穆斯林朝覲者提供了便捷服務。中國華為開發朝覲通信保障方案,連續多年確保了朝覲期間通信暢通。目前,中國在沙特的大型中資企業多達160家,業務覆蓋鐵路、房建、港口、電站、通訊等多個領域(見下圖)。

Slide3 (1)

放眼未來,在中國推進“一帶一路”倡議和沙特提出“2030年愿景”的歷史機遇下,中沙合作有望邁上新的臺階。

“2030愿景”勾勒出了沙特未來15年的改革藍圖,確定了三大目標:阿拉伯與伊斯蘭世界心臟、全球性投資強國、亞歐非樞紐。通過去石油化實現經濟發展的多元化,盤活沉淀資本,實現可持續增長。

“2030愿景”對接“一帶一路”,中沙雙方抱有相近的發展訴求、相同的發展使命、相融的發展利益。

兩國經濟互補性突出,合作潛力巨大。我們認為未來中沙可以在以下七大領域加強合作(見下圖)。

Slide4 (1)

  1. 能源領域:沙特是能源大國,而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原油進口國;除了傳統能源方面的貿易合作,在新能源領域也存在廣闊的合作機遇。沙特推出了可再生能源發電計劃,目標是到2030年通過太陽能發電9.5吉瓦,潛在市場價值超過200億美元。而中國的光伏發電裝機容量已經達到世界第一,面臨產業產能過剩的困境。兩國之間能源領域的深化合作將為雙方帶來經濟效益。
  2. 基礎設施建設領域:沙特的國際建筑工程承包市場龐大。根據統計, 2015年沙特最大的20家建筑工程項目業主的計劃和在建項目總額就達到7440億美元,絕大多數項目都是由外國企業承包建設。 中國的建筑工程企業在海外工程承包領域處于全球領先水平,在成本控制、按時交付、工程質量等方面的突出能力得到普遍認可,在高鐵等領域擁有自主創新專利技術。借助“一帶一路”發展機遇以及絲路基金、亞洲投資銀行等金融方面支持,中國工程承包企業將有機會在沙特的舞臺上發揮更大的作用。
  3. 制造產業領域:沙特目前的工業基礎薄弱,在“2030愿景”中,工業設備的本土化將逐步提高,制造業被列為未來的新支柱產業。為了達成這一目標,不僅需要本國的投資,更需要來自外部市場的投資與技術。中國目前的制造業正經歷升級產能,有大量的技術可以通過直接投資向外轉移。沙特在經濟調整過程中對外國直接投資放寬限制,提升服務,改善投資環境,將對中國企業投資沙特產生更大吸引力。
  4. 信息技術領域:數字化經濟的推廣有利于為沙特年輕人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催生更多的電商企業,建立更多的科技創新中心;沙特通訊和信息技術部制定了10項戰略目標和15項目標指標,旨在2030年實現人口密集城市高速寬帶網路覆蓋率超過90%;中國的電商巨頭在很多方面都稱得上是全球領先,以支付寶為代表的領軍移動支付服務商正在世界范圍內拓展影響力。通過成功經驗的分享和跨區域的合作,中國電商企業可以將移動支付帶給更多的阿拉伯國家;領先的中國軟硬件開發企業在國內擁有豐富經驗,也可以幫助沙特順利完成數字化轉型。
  5. 金融領域:2016年9月26日,中國開通了與沙特貨幣的直接交易,原油可以直接用人民幣進行結算。這是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的又一里程碑,也為沙特與中國加深金融合作鋪平道路。沙特作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創始成員國將積極投入“一帶一路”建設中。在“一帶一路”的戰略部署下,沙特與中國將會有更多元領域的金融投資機遇。
  6. 投資領域:隨著“ 2030愿景的逐步實施,沙特將為投資者提供更多的機會,投資項目包括:吉贊經濟園區(Jazan Economic City)、阿卜杜拉國王港(King Adbullah Port)擴建項目、 阿卜杜拉國王經濟城 (King Abdullah Economic City) 等等。中國經歷過去30多年的發展,躍居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在城市發展,區域經濟提升方面積累了豐富的經驗。投資處于戰略轉型期的沙特將為兩國帶來雙贏。
  7. 文化教育領域:文化先行是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中民心相通的根本保障,絲綢之路沿線國家間的跨文化交流不僅在國家層面,更在民間層面。經濟金融貿易的交流離不開對雙方文化的理解和尊重。我們看到中沙之間文化交流以學生交換、學術互通、文化節、主題展覽等形式遍地開花,而未來將會有更多的文化交流深化中沙兩國間的理解和尊重。

 

因利會友,以文化人。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和沙特的“2030愿景”高瞻遠矚、志向高遠,旨在為子孫后代創造更加美好的明天。相信中國有能力有意愿在 “沙特2030愿景”的實施過程中發揮突出作用,而沙特也將在 “一帶一路”的建設過程中成為重要的參與者。

 

本文改編自呂文博為日前在北京舉行的沙中投資論壇提交的報告。

呂文博為麥肯錫全球董事合伙人,大中華區公共部門咨詢業務負責人、區域經濟和產業規劃領域領導人,常駐上海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