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中國已經成為全球數字科技大國,發展潛力巨大。蓬勃發展的數字化技術正在不斷改寫現有格局,重構行業價值鏈,這將驅動形成更具全球競爭力的中國新經濟,并催生出更多充滿活力的中國企業。

麥肯錫全球研究院(MGI)最新報告《數字時代的中國:打造具有全球競爭力的新經濟》指出,隨著數字化進程的推進,各行各業正在不斷拓寬數字技術的應用范圍,新一波數字化浪潮已經到來。到2030年,數字化的三股推動力——去中介化(Disintermediation)、分散化(Disaggregation)和非物質化(Dematerialization)——或可轉變并創造10-45%的行業總收入。滾滾而來的數字化浪潮將席卷中國,拍打著各行各業,為中國經濟帶來巨大的轉型機遇,提升效率、生產力,以及中國企業的全球競爭力。

中國已經是全球數字技術領域的領頭羊,且未來潛力巨大

  • 以電子商務為例,十年前,中國的零售電商交易額不到全球總額1%,如今占比已超過40%。據估算,目前中國的零售電商交易額已超過法、德、日、英、美等五國的總和;
  • 中國互聯網用戶的移動支付普及率從2013年的25%躍升至2016年的68%。2016年,中國與個人消費相關的移動支付交易額高達7900億美元,相當于美國的11倍;
  • 全世界262家“獨角獸”(估值超過10億美元的私營初創企業)中有三分之一是中國企業,總共占全球“獨角獸”總估值的43%;
  • 中國風投行業發展迅猛,投資總額從2011-2013年的120億美元躍升至2014-2016年的770億美元,在全球風險投資總量比也相應從6%提升到了19%。大部分風投資本流向了數字技術;
  • 在虛擬現實、自動駕駛汽車、3D打印、機器人、無人機和人工智能領域,中國的風投規模位居世界前三;

中國巨大的數字化潛力歸功于三個因素:中國市場體量龐大、網民數量可觀且較為年輕,這為數字化商業模式的迅速市場化創造了條件;中國不僅孕育了若干數字化巨頭,更形成了不斷擴張的數字化生態系統;政府不僅為數字化企業提供了足夠的試水空間,同時也是數字技術的投資者和消費者。

麥肯錫全球資深董事合伙人兼麥肯錫全球研究院院長華強森(Jonathan Woeztel)說:“從一些傳統的衡量辦法來看,目前中國的數字化程度在全球僅位居中游。但是,考慮到中國非常活躍的行業動態及消費市場,其數字化發展前景遠比許多觀察者認為的廣闊得多。”

中國的行業數字化程度與發達經濟體相比仍有差距,但正迎頭趕上

麥肯錫全球研究院最新的“中國行業數字化指數”顯示,中國與美國之間相對應行業的數字化程度差距正在迅速縮小。2013年,美國的數字化程度是中國的4.9倍,到2016年已縮小到3.7倍。

同時,中國的數字化模式與其他國家存在不少類似之處。在中國、美國和歐盟國家,信息和通訊技術(ICT)、媒體和金融行業的數字化程度最高,而農業、本地服務與建筑業等行業的數字化程度最低。平均而言,前三個行業與末尾三個行業的數字化程度差距為:美國5.8倍、歐盟6.1倍、中國6.5倍。這意味著處處皆有巨大的數字化發展空間。

不過,中國的數字化道路也有自己的特色。與歐美相比,中國面向消費者的行業(諸如零售業、娛樂業)的數字化程度明顯高于歐盟和美國。零售業在中國的數字化程度排第5位,而在美國和歐盟只能排到第15位和第14位。娛樂業在中國是第4位,但是在美國和歐盟分別是第16位和第19位。

在中國,政府相關領域的數字化發展也明顯快于其他國家。在所有22個行業中,政府相關領域的數字化程度排名第8位,而在美國是第18位,在歐盟是第16位。

到2030年,三大數字化推動力或可轉變與創造10-45%的行業收入

由于中國的多數傳統行業效率較為低下,亟待數字化技術的顛覆。麥肯錫全球研究院預計,到2030年,三大數字化推動力 ——去中介化、分散化和非物質化 —— 或可轉變并創造10-45%的行業總收入(詳見編輯備注)。其中,去中介化和分散化的影響最為顯著。

  1. 消費與零售。去中介化(全渠道、數據驅動型業務模式)是滿足不斷變化的消費者需求的主要推動力。分散化(共享經濟)與非物質化(3D打印產品)能夠滿足特定品類利基市場的需求。該行業13-34%的收入將受到影響。
  2. 汽車與出行。去中介化(全渠道、汽車互聯等)讓技術供應商和汽車制造商直接觸及消費者,分散化(共享出行方案)可能會減少新車銷量。總體而言,三股數字化力量將影響該行業10-30%的收入。
  3. 醫療保健。去中介化(基于物聯網及人工智能的解決方案)有助于解決慢性疾病治療問題,而分散化(醫療大數據)可最大程度減少過度醫療。總體上三種推動力將對12-45%的醫療保健支出產生影響。
  4. 貨運與物流。去中介化(實時配貨平臺)可解決行業碎片化的問題,而分散化(眾包配送等)可帶來靈活的運力。這些推動力將影響該行業23-33%的收入。

麥肯錫全球研究院中國副院長成政珉說,“蓬勃發展的數字化技術正在不斷改寫現有格局,重構行業價值鏈。數字化帶來的創造性顛覆將席卷全球。在中國,由于傳統行業效率低下、新技術和業務的商業化潛力巨大,這一轉變在中國將顯得尤為迅猛和激烈。隨著數字化的推進,中國經濟將變得更具活力。我們相信,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將有能力參與到全球競爭中去,甚至可以出口‘中國制造’的數字商業模式。”

與世界其他地區相比,數字化轉型在中國更加勢在必行

“贏家通吃”的規律表明,企業需要大膽采取規模化舉措以應對數字化浪潮的顛覆(詳見編輯備注)。在中國,企業更應當大膽嘗試。目前,中國的勞動生產率僅為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平均水平的15-30%。鑒于中國經濟體量龐大、轉型速度快產業效率普遍較低,因此數字化轉型的成功機率無疑會比世界許多其他地區更高。反之,如果中國的企業未能及時積極應對數字化浪潮,那么后果也將更為嚴重。

這份報告提出,企業不妨思考以下六種方法:采取更加大膽的戰略;借力中國龐大的數字生態系統,或與數字行業巨頭合作,或自行打造生態圈;利用中國的海量數據資源,以數據分析實現企業價值最大化;打造敏捷組織,通過建立小而敏捷的組織架構,加快決策及執行速度;通過推進全面的、系統化的數字化轉型項目,實現數字化運營;密切關注國家政策和監管規定,盡可能尋找合作機會。

麥肯錫全球資深董事合伙人王瑋說:“我們已經看到,領先的中國企業已經或正在通過創新且采取大膽的方式應對數字化所帶來的機遇與挑戰。中國市場體量之大、數字經濟轉型之快,其數字化機遇比其他任何地區都更豐富。因此,企業應當下定決心,采取更為大膽的戰略。而那些沒有緊跟數字化浪潮的企業,將會遭遇巨大的風險。”

 

點擊此處獲取報告中文摘要

 

點擊此處獲取報告中文全文

編輯備注:
1. 麥肯錫全球研究院(MGI)自1990年創立以來,始終致力于深入地了解快速發展變化的全球經濟。作為麥肯錫公司的商業和經濟研究部門,MGI旨在為企業、政府和社會事業領導人提供翔實的數據和有關經濟發展的深入見解,作為他們制定管理和政策決策的依據。

2. 為了量化中國不同行業的數字化發展程度,我們沿用MGI進行美國和歐洲數字化研究時采用的方法。我們就25個指標選擇22個行業進行了分析,根據分析結果從三個維度進行計算出指數:資產、資產的使用和勞動力。為了比較在中、美、歐類似行業的數字化發展程度,我們對三者采用了相同的指標,然后對差距進行了大致的量化。

3. 去中介化是去掉中間人,讓公司能夠直接服務消費者,在電商行業較為常見。分散化能夠拆解并重新包裝服務,這在房地產與汽車行業卓有成效。非物質化則是將實體物品轉為虛擬物品,這已經是音樂與出版行業的主流形式。

4. 麥肯錫全球研究院對美國和歐洲的數字化研究顯示,所處行業的數字化程度越高,企業盈利也越高。過去二十年間,美國高數字化行業的平均利潤率增長為低數字化行業的2-3倍。從“中國行業數字化指數”中也能發現類似規律:高數字化行業的勞動生產率增長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