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下關于全球化的討論多集中在其是否停滯或倒退,但更為深遠且遠未引起關注的是全球化正在經歷深刻變革。我們分析了全球43個國家的23個行業價值鏈,希望理解1995-2017年間全球貿易與生產格局的變遷,以及各國在全球價值鏈中參與程度的變化。我們根據貿易強度、進口強度以及國家參與度把價值鏈分為6大類,借此揭示出幾種不同的發展路徑。我們認為,全球化進程在2005年前后數年內已達到拐點,但隨之而來的大衰退(the Great Recession)讓這種變化模糊不清。以下是本次研究的主要發現:

  • 第一,跨境商品貿易占總產出的比重減少。商品產量和貿易量的絕對值都在繼續增長,但跨境貿易在全球商品產出中的占比卻在下降。2007-2017年間,出口總額在商品生產價值鏈總產出中的占比從28.1%降至22.5%。
  • 第二,跨境服務增速比商品貿易增速高60%,由此產生的經濟價值遠超過傳統貿易統計所能涵蓋的范圍。我們選擇了3個尚未納入統計的方面進行評估(出口商品的附加值、企業輸送給境外子公司的無形資產、面向全球用戶的免費數字服務)。根據各國官方統計數據計算,服務業在所有類別的貿易總量中占比僅為23%,但如果納入這3個渠道的經濟價值,該數字就會升高到50%以上。
  • 第三,僅有不足20%的商品貿易屬于勞動成本套利型貿易,而且在過去10年里,這一比例在很多價值鏈中逐年降低。由此引發了另一種趨勢:全球價值鏈的知識密集度越來越高,越來越依賴高技能勞動力。2000年以來,各價值鏈中的無形資產投資(例如研發、品牌和知識產權投資)在總營收中的占比翻了一番,從5.5%增長到13.1%。
  • 最后,商品貿易的區域化屬性正在增強。其中以亞歐地區最為明顯。企業越來越傾向于在鄰近消費市場的地方開展生產。
  • 三大因素可以解釋價值鏈的上述變化。第一,過去10年間,新興市場的全球消費占比增長近50%。在中國和其他發展中國家當中,本國商品的國內消費占比升高,出口占比下降。第二,新興經濟體正在紛紛完善本土供應鏈,以降低對進口中間投入品的依賴。最后,跨境數據流和新興技術正在重塑全球價值鏈。在某些情境下,數字平臺、物聯網、自動化和人工智能等新興技術將在未來10年間可能使得商品貿易的發展進一步減緩,同時推動服務貿易加速發展。
  • 企業面臨的競爭局勢愈加復雜,彈性和靈活度變得至關重要。由于全球業務轉移的成本不菲、而且蘊含風險,所以企業需要做出諸多決策,例如在價值鏈的哪個環節展開競爭、推出哪些新服務,以及重新評估自己的選址決策。其中,產品上市速度至關重要。實現更好的合作,很多企業都在積極推動供應鏈本地化轉型。它們不再與供應商保持距離,而是擇取核心供應商加強協作,以期創造更多價值。
  • 對于發達經濟體,他們在創新、服務、高技能勞動力方面的優勢可能將有利于其在全球化變革中的發展。某些鄰近大型消費市場的發展中國家也可能由于生產地與消費市場毗鄰而從中受益;具有服務貿易優勢的發展中國家也有望獲益。但對于錯過上一輪全球化浪潮的國家或地區而言,挑戰將越發嚴峻。隨著自動化技術不斷發展,勞動力成本的差異將逐漸消失,那些將勞動密集型出口作為發展戰略的低收入國家正逐漸喪失機會。區域融合是一種可能的解決方案,而數字技術的更新換代也為新的發展路徑創造了可能。

雖然政策制定者的眼光總是看向前方,總是更關注未來的貿易機會,但上一輪全球化遺留的某些問題必須解決。各國政府應采取積極措施,為那些卷入全球產業轉移和技術變革的勞動者和本地社區提供支持。通過妥善處理以往的失調和錯位,各國政府或許可以推動全球化邁入普惠發展的新階段。

點擊此處獲取報告中文版摘要;

欲閱讀報告英文全文,請點擊此處前往麥肯錫全球研究院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