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麥肯錫在數字化領域的扛鼎之作Digital @ Scale: The Playbook You Need to Transform Your Company,自2017年德文版原著問世之后,英文、拉丁文、韓文等多種語言版本陸續出版。現在,由數字化麥肯錫(Digital McKinsey)亞洲負責人沙莎領銜團隊歷時半年完成的中文版也與大家見面了。這本書看點在哪里?是寫給誰看的?與市面上林林總總的“數字技術”類圖書有何不同?書名從“1到N”暗藏了什么機鋒?柳青、張泉靈和李斌等大咖“加持”的背后有什么故事?中國CEO對數字化轉型最大的誤區有哪些?麥肯錫執行主編林琳以快問快答的形式向沙莎連發五問,每個問題回答限時1分鐘,一起來了解一下。

Q:中文版最大的看點在哪兒?

A:接地氣和實操性強。其一,中文版在章節設置和內容編撰上大刀闊斧做了當地化,增加了大量的中國創新案例。與其他語言版本最大的不同在于,我們沒有全書照翻原著。其二,這不是一本理論教科書,而是實用性非常強的工具書,根植于這些年我和團隊深度參與中國多家公司的數字化轉型實戰經驗,凝聚了麥肯錫全球2000多名數字化專家的群體智慧。這本書圍繞著為什么,做什么,怎么做這三個問題層層遞進,搭建起了數字化轉型的實操指南,每一章的結尾都有一套企業應如何采取行動的自測題。

Q:這本書是寫給誰的?

A:實體經濟的CEO和管理者。實體經濟的CEO和管理者。現在市面上講述國外領先科技公司及國內互聯網巨頭成功之道的圖書很多,但對成熟企業來說有些“隔靴搔癢”,我們的書補的就是這個空檔(笑)。我們相信,中國實體經濟各行各業數字化轉型的時機已經成熟。一是實體經濟的價值越來越明顯,線上線下融合越來越快,這意味著創新驅動將向傳統的實體行業傾斜,創新也將越來越多地出現在行業邊界。二是成熟企業有著不可低估的優勢,如海量的數據資產、穩固的客戶關系和傳承的情感聯系等,這些“沉睡的力量”一旦以數字化手段喚醒,極有希望產生指數級的創新價值。

Q:彼得.蒂爾的《從0到1》很有名,《從1到N》有何深意?

A:(大笑)跟彼得.蒂爾關系不大,跟MIT著名教授及媒體實驗室創辦人尼葛洛龐蒂關系比較大,中文版完整書名是《從1到N:企業數字化生存指南》。當時我和團隊為了書名頭腦風暴了好幾天,討論怎么把Digital @ Scale——“規模”這個詞很好地表達出來。書里講的數字化轉型,不是指局部的,也不只是關于技術和IT,它是指全面的、整體的轉型。同時,也要看到成熟企業的基礎扎實,不可全盤否定它們的優勢。最后我提議“從1到N”,大家都覺得不錯。另外,數字化生存指南也是向尼葛洛龐帝1995年的《數字化生存》(Being Digital)致敬,只不過他主要講個人,我們針對的是企業。于是,主標題和副標題就這么愉快地決定了。

Q:李斌、柳青和張泉靈是互聯網和創投圈的大咖,他們“加持”一本寫給實體經濟CEO看的書,為什么?

A:他們過往的經歷和現在做的事都足以為本書代言。李斌是一位連續創業者,他也是邊界創新身體力行的踐行者。蔚來汽車不說互聯網思維造車,也不說顛覆汽車行業,它是通過實體產業和移動互聯網深度融合來釋放全產業鏈的價值。柳青帶動滴滴在出行領域和眾多的成熟企業越來越多的深度合作,提升智能出行的效率、價值和體驗。張泉靈,從著名媒體人、社會觀察者和記錄者跨界為天使投資人。她講, “我充滿好奇,所以即便痛苦,但我還是決定邁出轉型這一步。” 今天,所有的行業都會受到數字化的沖擊,區別僅是程度和時間而已。如果企業不想被時代扔掉,就必須勇敢離開自己的舒適區,即便這個過程帶來疼痛和焦慮。這跟《從1到N》的底層邏輯是一脈相通的。

Q:你認為中國CEO對數字化轉型的最大誤區是什么?

A:如今成熟企業都意識到了數字化轉型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但基本還沒有制定完整、系統的數字化藍圖,對數字化的理解也比較片面。數字化轉型不僅僅關乎IT,也絕不只是上一個APP或者若干模型算法,它關乎企業的整體轉型——重新定義客戶價值主張、增值流程、員工的思維和工作方式,以及嶄新的文化理念。重中之重是CEO堅定信念、從上至下持續推進,帶領大象起舞。這本書也是數字化麥肯錫的一本日志,是1926年成立的著名管理咨詢公司自我改造,拓展設計思維,運用大數據、人工智能重塑價值的自省。如今,麥肯錫超過一半的業務在五年前尚不存在。在數字時代我們選擇迭代精進,而不是固守昨日的成功。

沙莎為麥肯錫全球資深董事合伙人;數字化麥肯錫亞洲負責人;麥肯錫中國創新中心奠基人;畢業于北京大學國際經濟系,哈佛商學院工商管理碩士;既服務于千億級的實體企業、銀行數字化轉型,又帶領麥肯錫數字化團隊輔佐中國“獨角獸”的快速成長;十年財經媒體“斜杠青年”,在《波士堂》、《頭腦風暴》等欄目采訪觀察過中國近百位董事長和CEO。

林琳為麥肯錫執行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