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文達(Alex Ng)分享了他對2030年醫療領域的展望。

微信是騰訊2011年推出的移動平臺,目前活躍用戶超過10億。在微信上,用戶可以聊天、支付、玩游戲,還能做其他各種各樣的事情,包括享受醫療服務。微信提供的醫療類服務越來越多:用戶可以通過微信掛號,支付醫療費用,購買非處方藥,還能直接咨詢醫生。通過這個數字平臺,患者可以接觸到3.8萬家開設公眾號的醫療服務提供商。

騰訊持續在醫療領域展開新的探索:投資了數十家醫療創業公司,還與多家醫院合作,開發基于人工智能(AI)的醫學影像輔助診斷解決方案。

作為騰訊醫療副總裁,吳文達是帶領騰訊擴展醫療業務的領導者之一,他本人也是醫生。吳文達最近與麥肯錫的陳波和Monica Toriello共同探討了中外醫療的前景,以及科技公司在改善患者體驗方面扮演的角色。

 

吳文達簡歷

教育經歷

  • 獲得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公共衛生碩士學位
  • 獲得奧克蘭大學醫學學位
  • 獲得奧塔哥大學衛生信息學研究生文憑

職業亮點

  • 騰訊醫療(2019年7月至今)副總裁
  • 比爾和梅琳達·蓋茨基金會(2015-2019)北京代表處副主任,醫療和創新負責人
  • 麥肯錫公司(2006-2015)全球副董事合伙人
  • 新西蘭曼努考地區衛生局(2004-2005)Middlemore醫院住院總醫師

其他職業活動

  • 2011年起擔任香港大學客座副教授
  • 香港吸煙與健康委員會成員

麥肯錫:您兼具醫生與科技公司高管的雙重身份,在展望醫療科技的未來時,必定有獨到視野。您認為到2030年,患者在醫院里的體驗會跟現在有什么差異?

吳文達:我認為科技會影響就醫流程的方方面面。例如到2030年,病歷將實現可互聯、可管理、可共享,人們在需要時可輕松查閱。比如某位患者呼叫了一輛救護車,那么在去醫院的路上,救護車司機和接診醫院就能清楚地了解患者的狀況,包括病史和醫療需求。在獲得患者授權的前提下,醫護人員不僅可以在網上查閱電子病歷(EMR),還能根據具體情況,利用AI對其進行定制和管理,從而提高治療的速度和精度。例如,救護車上的醫護人員可能更關心病人是否對藥物過敏,是否在服用某些藥物,或者是否有需要緊急救治的疾病。

接診醫院也會得到這些信息。醫院可以通過技術手段實時獲取救護車的準確位置并預估到達時間,還能了解內部資源流動情況,比如某位醫生在哪里,某位護士在哪里,他們現在忙不忙,這樣就能把合適的人調配到合適的地方。

到2030年,醫患互動也會發生變化。20世紀90年代的醫療系統計算機化將醫生的關注點從病人轉移到了電腦屏幕上,但今天的科技進步卻并非如此。

數字化的下一個階段不再局限于固定的基礎設施,這樣醫生就能從電腦屏幕前解放出來。

數字化的下一個階段將不再局限于固定的基礎設施,這樣醫生就能從電腦屏幕前解放出來,有更多時間跟病人交流互動。例如,醫生可以在跟病人對話的過程中佩戴一個小麥克風,自動記錄問診過程。為每位醫生定制的自然語言處理模型將挑選出關鍵字,并對問診歷史進行結構化處理,制作出一個可以在后臺和EMR中使用的數據架構。未來的AI模型能夠捕捉數據并立刻進行結構化處理,因此EMR不會像現在這樣充斥各種無序的文本。

接下來,醫生在開出藥物治療處方時,EMR和其他技術手段能防止藥物濫用和誤用,或者預防藥物沖突產生的副作用。如果病人需要住院,醫院可以利用追蹤技術來加強流程管理,保證病人在入院和出院時位于正確的病房和床位。工作人員可以更清楚地了解和預測病人的出院時間,盡可能地少讓病人躺在走廊的輪床上等待。

未來,科技還可提供另外一種幫助。比如你需要做一種當地醫生不太常做的手術,就可以邀請另一個地方的專家,使用手術機器人和5G網絡來做這臺手術。這些技術都具有革命性意義——它們可以突破醫院的圍墻,擴大醫療資源的覆蓋范圍。

麥肯錫:對醫院診療而言,這番前景確實是引人入勝。但所有地方都是這樣嗎?還是只會在發達國家/地區實現?

吳文達:不同城市之間的差異是存在的。我們探討的某些技術并不便宜,比如5G和機器人,所以只有大城市和科技中心等經濟發達的地方才有能力使用。

但我認為有些東西會更加普及。每個人都可以有一份聯網的電子健康檔案,或者有一個 AI引擎來判斷藥物沖突產生的副作用,或者用AI技術來輔助醫生、醫療工作者甚至非洲的農村居民來確定最佳醫療措施。這些東西需要的投資沒有那么大。只要有網絡基礎設施,并且在管理層面推行統一的集中管理,電子健康檔案是能夠建立的。

麥肯錫:在擴大健康數據共享方面,騰訊希望扮演什么角色?

吳文達:在各方之間建立連接是騰訊能力的一部分。我們首先通過QQ和微信等社交平臺建立用戶之間的聯系,之后又打通消費者與企業的連接渠道,下一步是建立企業之間的連接。我們已經與不同城市展開了合作。如此一來,醫院不僅可以有效地管理存儲在服務器上的信息,同時還能互聯互通,構建區域健康信息系統。這就是中國醫療發展的方向,需要逐個地區、逐個城市推進。澳大利亞和部分北歐國家多年前就在開展這項工作,中國的獨特之處在于它的部署規模。

麥肯錫:騰訊醫療目前著眼于中國市場,但你們對海外有什么期許?

吳文達:中國需要升級的地方有很多,我們希望承擔一些社會責任,所以首先關注國內市場。而且醫療行業的地域化特征很明顯,所以我們可能無法在其他地方使用相同的工具和產品。當我們進入下一個市場時,需要重新學習和重新開發的可能不止產品本身,還包括產品使用的語言。目前我們所有產品都使用中文。

但到2030年,語言肯定不會成為障礙。從產品開發的角度看,我們最不擔心的就是語言翻譯。更大的挑戰在于理解社會環境,這就需要把技術能力和地域知識結合起來。騰訊很榮幸能擁有充足資源和一流的品牌,可以吸引最優秀的科學家和技術人員為我們工作。另一方面,醫院系統與病人的距離最近,擁有提供醫療服務的一手經驗和知識,所以我們需要建立合作關系。騰訊具備技術能力,但也需要結合當地環境。我們最有可能采用的模式,是在世界各地與當地醫療組織建立合作關系。

麥肯錫:當所有新技術都到位時,您認為訓練醫生的方式是否應當改變?

吳文達:我認為未來的醫生和醫學生都需要“回歸本源”,即如何與病人互動交流,如何設身處地理解病人。我們太過關注病理和疾病本身,而不太關注社會因素或家庭狀況對病人康復的影響。在這方面,人類比機器的能力強得多。這就是醫學課程需要改變的地方——不僅要重視醫療技術,還要重視人文關懷。

 

陳波是麥肯錫全球董事合伙人,常駐北京分公司;Monica Toriello是麥肯錫出版團隊成員,常駐紐約分公司。此次訪談由他們二人完成。

版權 ? 2019 歸麥肯錫公司所有。保留所有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