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rdon Orr(歐高敦)以個人名義發布對中國的年度預測已持續多年。歲末年初,他再度為我們奉上今年的十大預測。
1.兩大關鍵詞:提高生產力和技術顛覆力
中國的勞動力成本年漲10%,高企的地價迫使企業不得不遷離市中心,某些城市甚至因為水電價格太高而實施定量配給,資本成本不斷走高,尤其是國企。總體而言,所有的要素價格都是越來越貴,但激烈的競爭加上普遍存在的產能過剩,使得企業無法將增加的成本轉嫁給消費者。
如何紓困?唯有提高生產力。企業殫精竭慮意欲尋找全世界的最佳實踐,這可以解釋為什么現今高管海外行是真刀實槍的考察,而非過往打著幌子的國際觀光。
注重提高生產力遠不止制造業,農業也不甘落后。大型農場的涌現提速,推動了農業機械化,高效的灌溉技術,同時農民也能夠貸到款購買優質種子。至于服務業,想想吧,其所有成本中上升最快的就是勞動力價格了,只有長期保持生產力優勢的企業才會勝出。
無論哪個行業,或多或少都感受到了技術的顛覆性沖擊,這將有利于企業以小投入實現大產出,并有望催生全新的商業模式。過去二十年中,中國銀行業依靠的是增設網點實現發展。如果民營銀行審批被放開,是否可能出現純數字化的商業模式,在避免實體網點昂貴成本的同時提供各類服務?中國消費者對網銀持何種態度?回答是肯定的,僅從網絡購物的熱情就能斷定。
2.首席信息官(CIO)炙手可熱
技術是個微妙的詞。一方面,在面向消費者的技術服務和產品上中國遙遙領先各國,這里有全球最大的電商市場,互聯網和社交媒體生態系統亦極其活躍。另一方面,在商務技術的有效應用方面卻大為遜色。 麥肯錫最近的調研問卷顯示,中國企業的主流看法是,IT部門的作用只是保障運營,而非提升業務增長。不夸張地打個比方,要在中國國企里找出首席信息官無異于大海撈針。
好在CIO的春天終于來了。提高生產力的緊迫性使得技術首次成為眾多高管團隊的首要工作。企業要應對千頭萬緒的事宜:現有流程數字化,削減人工成本,利用網絡接觸消費者,供應鏈轉型,再塑業務模式。問題在于,在中國,既懂業務又懂技術的領導鳳毛麟角。2014年,CIO們的薪酬將大漲,因為他們成了公司的大管家,從統一IT和業務戰略,到打造強大的IT部門,再到應用云計算或大數據等新技術,無不需要CIO們的運籌帷幄。
3.政府的重點從保增長轉向保就業
新的一年,中國政府的重點從經濟增長轉向創造就業。要素價格(包括工資)上漲,提高生產力勢在必行,再加上顛覆性技術,兩者合力使得就業形勢前所未有的嚴峻。雪上加霜的是,當下急需創造大量就業機會,因為每年的大學畢業生高達百萬。雖然極少數跨國公司將現有制造基地遷離中國,但其新增產能大多遷出中國。與此同時,它們正大舉投資于自動化。
比如,富士康通常在春節后大規模招工。從去年起,富士康宣布不再招收初級工,相應缺口由自動化和老員工填補。雖然該公司的招工人數去年仍有增長(受益于蘋果的iPhone 5S和5C代工訂單)。從長期來看,大規模推廣機器人勢必縮減人工需求。總之,許多制造企業,不論跨國企業還是中國企業,都在以更少的投入圖謀更大的產出。
那么,隨著技術對服務業和銷售模式的顛覆性沖擊,當在線消費成為主流,傳統零售業數以百萬計的崗位將何去何從?幾百萬保險銷售員將何去何從?幾百萬的銀行柜臺職員又將何去何從?甚至于B2B公司的銷售也感覺到了技術的替代作用,越來越多的大學畢業生面臨著就業難,很可能通過各種方式表達不滿情緒。最后,國有企業不但需要提高績效和資本使用效率,正面應對市場帶來的各種挑戰,同時必須完成就業指標,還不能裁掉冗員。政府和企業總是宣稱國企是鐵飯碗,因此也很難說裁就裁。
4.物流業并購案全面開花
物流業的明天會更美。國資巨頭將稱霸資本密集型物流,如航運、港口、收費公路、鐵路和機場;小型民企則專注于道路運輸業。物流業的成本在中國非常高。當今中國物流業年營收高達5000億美元,正是引入資本、運營最佳實踐和行業整合的大好時機。在提高生產力的壓力下,相關趨勢在快遞、倉儲和冷鏈等領域已快速顯現。物流業的很多部門已對民營企業和外企開放,競爭正日趨激烈。
5.建筑質量低下成為焦點問題
雖然中國的地標性樓宇堪稱建筑奇跡,足以彰顯世界級品質和能效,不幸的是,這些只是個案。過去三十年建造的居民樓和辦公樓建筑技術落后,而且老化嚴重。某些城市已經逼近臨界點:不乏樓齡僅二十年的建筑出現了嚴重的質量問題。其中,許多樓宇需要徹底翻修,甚至推倒重建。誰來埋單?老百姓窮盡一生的積蓄購房,到頭來卻發現住在危房里,可能還無法轉售。這樣的局面如何收場?隨著大批重建,民眾針對開發商,甚至地方政府的抗議聲浪或許將此起彼伏。
6.高鐵建設加碼
七年前,當中國投產高鐵時,一些人認為實屬勞民傷財。然而事實勝于雄辯:受益于有競爭力的票價,高鐵的日均乘客數從2007年的25萬穩步攀升至2013年的130萬。高鐵的需求被顯著低估了。現在,每15分鐘就有一班滬寧城際列車。高鐵催生了商業和零售業集群不斷聚攏,也改變著人們的出游習慣——過去往往一個月出來游玩兩天,現在則實現了周末短途游。比如,越來越多的人選擇到上海一日游,購物和觀光。高鐵的實際運營里程超過9000公里(5592英里),到2015年還將翻番。如果遵循十八屆三中全會的“市場決定論”,那么大部分新增投資將從建設新線路轉為擴容現有的熱門線路。
7.光伏產業觸底反彈
盡管還未恢復到全盛時期,2013年許多光伏企業的股票價格強勢反彈,增長了兩倍以上。對整個行業而言,尤其是中國光伏企業,2013年終于咸魚翻身。到11月,2012年虧損的光伏企業中有十家宣布第三季度實現盈利,主要原因是福島核泄漏事故后來自日本的大量需求。(日本的光伏裝機容量翻了兩番,從2012年的1.7吉瓦增長到2013年6吉瓦)國內方面,國家電網允許一些小型分布式光伏發電廠并網,刺激了光伏產品需求。國務院頒布補貼政策,鼓勵光伏企業建設運營光伏發電站,進一步增加了光伏產品需求。
2014年的需求可能更勝去年。在世行等國際組織的大力倡導下,越來越多的發展中國家(如印度)將分布式發電視為優化電力供應的良方。另外,技術創新和運營效率提升將快速拉低光伏價格。既然說到了環保,順帶一提,幾個月內將陸續出現大手筆,推動中國形成名副其實的電動汽車市場。核心事件如深圳比亞迪戴姆勒新技術有限公司發布的首款電動車。
8.購物中心開發商破產,尤其是國資背景
購物中心在與購物網站的比拼中節節敗退。在總體零售不斷走高的大背景下,2013年電商零售額更是暴漲50%,2014年的增長率或將放緩,但仍然不容小覷。盡管有開發商放出豪言,未來三年內把中國購物中心總量增加50%。考慮到該產業的主要營收來自于租戶的銷售分成,此舉可謂過于輕率。如果服裝和電子產品都不開實體店,那么購物中心該引入哪些業態呢?可想而知,餐飲、電影院、診所、牙醫和眼鏡店將挑起大梁。但是,銀行和金融服務企業,乃至家教和教育相關產業也在向互聯網轉移。
竊以為,選址欠佳的商場風險更大。此類商場通常由財力有限的小開發商建設,或是市政府背景的國有開發商,目的是發展郊區房地產。實力不足的開發商將愈顯頹態,有的會選擇整合,但倒閉的可能性更大。
9.上海自貿區波瀾不驚
去年9月底,國務院下發《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總體方案》。幾天后,上海市政府公布了自貿區負面清單。10月初,各方紛紛猜測自貿區帶來的機遇。自貿區唯一顯著的區別在于,區內公司省去了繁復的審批流程。關于負面清單,未來可能會放寬限制,目前的清單基本與第五版《外商投資產業指導目錄》相符。模糊處理給了市政府最大的政策自由度,2014年是維持現狀,還是放寬開放范圍以刺激經濟,完全取決于相關部門。總體而言,我認為維持現狀的可能性更大。
10.歐洲球隊投資中超
我知道,我知道,去年我就做了相同的預測。過去一年,中國足球重拳反腐,明確了長期目標。盡管引入大牌球星阿內爾卡和德羅巴(兩人已返回歐洲)以及貝克漢姆(成為中超“代言人”),中超聯賽轉播率仍然低于西甲和英超。
從去年開始,至少某些方面有了轉機。畢竟,廣州恒大在聘請了意大利著名教練里皮一年后就問鼎亞冠。此類國際賽事的輝煌可能只是曇花一現,但輿論普遍認為隨著積累的大量潛能爆發,變革迫在眉睫。或許默多克投資印度足球超級聯賽將促使中國足協加快開放?或許入主曼城的卡塔爾投資者再打造一個紐城兄弟球隊將成為導火索?跨國兄弟球隊的時代即將到來。
最后,容我提一個小小請求。“金磚四國”一詞能否休矣?十年前首次提出時,“金磚四國”(巴西、俄羅斯、印度和中國)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高達20%。此后,中國的經濟體量巨大,但并未一枝獨秀:2004年,中國貢獻了全球經濟增長的13%,而增長率相似的巴西、俄羅斯和印度合計為9%。再看看過去兩年。2012年和2013年,中國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分別高達26%和29%。而巴西、俄羅斯和印度的加總貢獻不過區區7%。是時候跟“金磚四國”說再見了。

歐高敦是麥肯錫全球資深董事,常駐上海分公司。欲了解更多亞洲商業領袖關心的話題,請登錄麥肯錫大中華區官方網站,閱讀“高敦視角”。